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右派”指标  

2013-01-24 09:5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南天一尤《“右派”指标》

作者:介子平
“右派”指标 - 心海 - 心海的博客

 
        在阶级斗争年代,若不树立对立面,此理论自然不会成立,群众的热情也不会高涨。在农村,地主富农是对立面,在城市,资本家小业主是对立面。很长时段,知识阶层尚无对立面,于是“世界上没有犹太人,也要造出犹太人”,划一干“右派”分子作了对立面。

  运动当间,有句颇为策略的话,“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志是好的”,言外之意,还有百分之五的人要经历暴风雨般的打击。此话自牙缝中挤出,面部透着几分威严,“帽子掌握在群众手里”,可以随时给冒犯者扣上。当年的“地富反坏右”,大致都是依此原则产生的。到底划分了多少右派?据1978年平反“右派”时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国共揪出55万名“右派”。当年经胡耀邦平反的300万名干部冤假错案中,“右派”只是不大的一部分。


      “反右”指标大小单位都有,所不同的是,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多一些罢了。地主富农按财产多少分,右派分子则按思想、言论的好坏分,按学历、知识的高低分。事先充分考虑到这一群体的警觉性、狡猾性,已采取了“阳谋”之术,引蛇出了洞,诱鱼上了钩,但按比例还是不达标,于是或末位淘汰,或相互揭发,或抓阄指定,或蒙蔽诱哄充之,闹出许多的荒唐来。

  贾植芳《我的人生档案》载:贾的一位老同事讲述自己的“右派”经历,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找他谈话:“你虽然不是党员,但可以说是党外的布尔什维克,我们一直把你当自己人看待。现在党遇到困难了,党的困难就是你的困难。教授中的右派名额还短一个,就把你补上吧。”这位同事觉得党委书记很真诚,他自己深受感动,没想到帽子一戴,劳改了二十年。

 
        梦想《柳暗花明》载:“某单位从上面分配到一个‘右派分子
’的指标,但通过‘大鸣大放’以后,确实找不到反党言论的人。该单位负责人是一个从部队转业来的、党性很强的军官,眼看着完不成上级分配下来的任务,心急如焚,最后他只好自己主动报名去‘顶替’这个上面分配下来的、一定要完成的这个‘右派分子’指标。结果使他无法想到的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了:他被开除党籍、送到农村去劳改。紧接着又是离婚,弄得一个妻离子散的悲惨结局——这真是一个荒唐透顶的、然而又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类似的指标,苏联时代也有。索尔仁尼琴《古拉格群岛》第二章写道:“那几年抓人的真正规律是数字的给定性,分级摊派,统一分配。每一个市、区,每一个部队都接到控制数字,并且必须如期完成。”前契卡(苏联克格勃前身)人员卡尔加诺夫回忆:“塔什干接到电报:‘即刻送来两百!’而他们刚刚扒拉过一遍,好像再也无人可抓了。主意有了!把普通犯改为政治犯!数字还没达到怎么办?吉普赛人在市里一个广场无法无天地搭起了帐篷,包围起来——把十七到六十岁的男人统统作为政治犯抓进来!于是任务完成了。”不约而同的故事,惟有相同制度下,才会发生在相隔万里的不同地点。


       “右派”既定,秋后算账,既是阶级敌人,就应“无情地予以歼灭性的打击”。紧接着上面按照其罪行轻重,做出六种处理,由重到轻依次为劳动教养、监督劳动、留用察看、撤职、降职降级、免于行政处分。处以前两类处罚的右派分子被迫离开原单位,到边疆、农村、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由于超负荷的劳动和不久到来的大饥荒,这些被发配的右派分子大都不存。据杨显惠《夹边沟纪事》云:夹边沟农场关押的三千“右派”,饿死一半。类似的劳改农场,仅甘肃一省便有十几处。而辽宁省凌源县新生焦化厂一“右派”劳改中队,300人死去227人,达75%。留在城市的右派分子,或被处罚从事体力劳动,或在被歧视中继续原有工作。在此后的历次运动中,这批人都成了被批斗的老运动员。上面一说“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同志是好的”,别人不觉此话深浅,“右派”们却开始脊背冒冷汗了。打入另册的“右派”,是那个时代的贱民,一人“右派”,妻儿遭殃,亲戚株连,在意白眼者,抑郁于荒寂,生不如死,不堪凌辱者,自杀以解脱,而死不瞑目。


      “右派”既倒,无人再敢以言犯上,大跃进、“文革”遂一路畅通,黑暗的接力棒,次第传递。然得志一时,世所不齿。张爱玲说:“三十前的月亮早已沉下去,三十年前的人也死了,然而三十年前的故事还没完——完不了。”雨夜闻人哭,山川带血腥,这个故事的确还没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