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毕加索与张仃  

2013-11-03 09:31: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丁东《毕加索与张仃》


毕加索与张仃


                        丁东


 到西班牙旅游,参观毕加索博物馆原不在预定的行程之内。位于格拉纳达的阿尔罕布拉王宫是著名的世界文化遗产,游人如织,必须提前预约。导游本想约定午后参观,结果只能排到上午十时进入。这样,我们天不亮就从科尔多瓦出发,午饭前便结束了阿尔罕布拉宫的行程。下午时间出现余地,便有了前往毕加索故乡马拉加的可能。


马拉加是地中海滨的一座美丽城市。毕加索于1881年 1025在此诞生。他1895年到巴塞罗那1897年到马德里学习美术,后来旅居法国,开创了立体主义绘画运动,在雕塑、舞台设计、文学、音乐等领域均有创造,成为20世纪全球首屈一指的现代艺术家。他反对西班牙内战中上台的佛朗哥独裁政权,直到1973年去世,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故乡。1975年佛朗哥去世,西班牙民主化进程开始。以毕加索为荣的故乡民众和地方政府,在马拉加筹资兴建了毕加索博物馆,将搜集到的毕加索遗作常年展览。我在展厅中徜徉,不禁联想到我认识的一位画家,他就是有“中国毕加索”之称的张仃先生。


张仃生于1917年,逝世于2010年。早在1940年代,他在延安的艺术活动中就显露出现代主义倾向。1950年到70年代,是中国与西方艺术基本隔绝的年代,张仃却神奇地实现了与毕加索的会面。那是1956年,奉命赴法主持巴黎国际艺术博览会中国馆的设计工作。出国前,他就建议中国代表团到法国南部拜会毕加索当时毕加索是法国共产党员,法共与中共关系正常,所以张仃的建议得以采纳。他们在毕加索的海边别墅见了面。虽然由于翻译水平所限,无法充分交流,但艺术可以超越语言。张仃不顾同行的政工干部阻拦,送给毕加索两张门神木版年画和一本木版水印的《齐白石画集》毕加索则回赠张仃一刚出版的画册,拿起一枝红蓝铅笔照着张仃的名片在扉页上写上‘张仃’两个中文字,其中‘张’是蓝色,‘仃’是红色,又画了只衔着橄榄枝的和平鸽,签了自己的名字。张仃和毕加索合了影,他们都是矮个子,站在一起个头相当张仃还邀请毕加索到中国看看。毕加索回答说:“年纪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又有一个大变化,自己会受不了。”最终,毕加索没有到中国。


当时中国政治上可以接受毕加索,在艺术上则排斥现代派。直到1980年代,现代派艺术到底姓资姓社,还引起过巨大争议。然而,张仃先生没有放弃对毕加索的钟情和对现代艺术的探索。他在1960年代就开始尝试现代派风格的绘画。1979年领衔创作首都机场壁画,更为现代派艺术在中国登堂入室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因为有他这样既有很老的革命资历,又有开放的艺术观念的泰斗级人物砥柱中流,现代艺术、后现代艺术才在中国获得了发展的空间。


认识张仃先生很晚。2003年中秋节前,老朋友胡作群教授来电话,说张仃夫人灰娃是他在北大俄罗斯文学系的老同学。张仃、灰娃夫妇对我编的一些书很感兴趣,想和我们认识一下。能够结识张老夫妇当然是一件乐事。于是,我们夫妇和教授约好,一起到张仃家作客。


张仃家位于北京西郊一处林场的半山上,是一座二层小楼。进门后,张老和我们热情握手。灰娃介绍,张老原来城里的住房并不宽敞,他又喜欢山,于是在晚年建设了这个远离市区的新居。建设过程中,张老手里也没有什么积蓄,全靠创作的字画。


张老当时已经87岁,听力有很大障碍。他不愿意戴助听器,却用表情关注着我们和他夫人谈话。灰娃时而在他耳边扼要地转述。从他的表情中,可以感受到他对各种政治思想社会文化动态的浓厚兴趣。张老的坐位前面放着一个小桌,堆满了他正在阅读的书。灰娃说,现在思想界关注的书他都看,比如顾准,比如李慎之。还有从网上下载的文章。当然,还有一部鲁迅,永远在手边。


张老夫妇留我们吃饭后,还送给我们两件珍贵的礼物:一是刚刚出版的画册型传记《大山之子》。二是张老为我们写的篆字横幅:“冰轮横海”。冰轮,就是月亮,每当看到这幅字,我们就想起,那天是农历癸未年的中秋。


以后,我们每年都要去看望张仃、灰娃二老一两次,有时吃了午饭又谈,一直到吃晚饭。灰娃老师也经常打电话来,了解民间的各种信息。和张老接触的几年中,总共也没有听到他说几句话。他就像一座沉默的大山,安详地立在那里。然而,我们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热度。他十几岁就坐过国民党的监狱,从抢救运动到文化大革命,都受过伤害。文革初期,他的儿子张郎郎因为议论江青,和遇罗克关进同一牢房,遇罗克遇难,张郎郎幸存。面对坚硬的石头,大江建三郎说他永远站在鸡蛋的一边。张老也是这样的人。对于一些受到权力伤害的晚辈,他总想给精神的支持和力所能及的帮助。有一位中年学者,一度失去公职,张老力主工艺美院让他兼任教授。我们遇到困难的时候,张老又送我们夫妇两幅裱好的篆书。


1949年,张老设计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徽,又提出天安门作为国徽设计主体的创意。关于国徽设计,一度只提梁思成、林徽因,而不提张仃。有人劝他出面争一争,他说,国家都这样了,我争它干什么。张老晚年,中国艺术已经进入了市场时代,张老却不为所动。他那沉默的身影,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


张仃先生去世后,好几家公立机构都争相拥有他的遗作,却没有一个机构愿意为他建立纪念馆。比起西班牙的马拉加,我们还有很大的差距。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