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曼德拉们为何能崛起为政治英雄?  

2013-12-12 13:5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在南非,在印度,在美国,三个完全不同地域上,都成长起了自己的精神领袖和政治英雄,而在某些民权阙如、呼声甚高的国家为何却难以产生同样的人物?

无独有偶的是,这三个地域,都曾是英帝国的殖民地,都有着从帝国带来的自由传统和法治精神以及宗教宽容,所以政治上的另类,思想领域的异质,社会运动中的良性反抗(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都能够得到极大的包容。这样的国家和社会,就有自我疗治顽疾的可能性。

曼德拉们为何能崛起为政治英雄?

丁咚  文

 

曼德拉、甘地、路德是黑人中瞩目世界的著名政治人物,他们除了肤色相同以外,在其成长为具有世界影响的政治英雄和精神领袖的道路上,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均是三种要素合一并相互促进的结果。

个人因素。

他们都具有高度的先天禀赋,具有成为领袖的潜在资质,在合适的历史和环境中,他们的内在质素得到全面释放和发挥,最终成为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时代英雄。

曼德拉、甘地均出生于贵族家庭,路德的外祖父亚当·丹尼尔·威廉姆斯是埃比尼泽浸信会的牧师和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亚特兰大分会的发起人;父亲老马丁·路德·金的也是埃比尼泽的牧师,母亲是教师,其家族发源于非洲裔美国人的浸信会。悠久、富有教养的家族和虔诚的宗教熏染,对于其先天优良质素的形成具有决定意义。

他们都有曲折、丰富、积极的后天修为和经历。

曼德拉9岁丧父,少年时被指定为部落酋长继任人,大学时是学生运动的活跃参加者,并遭勒令退学威胁;他被家族安排一场政治婚姻,但选择逃避,远离家乡,到一处矿场担任保安,接着又被驱离到约翰内斯堡,在一家法律事务所从事文书工作,这成为他一生命运的转折点,在此期间,他通过自学,完成了南非大学的学士学业,继而在约翰内斯堡的金山大学学习法律,于此地结识了他反种族隔离运动的战友乔斯洛沃、哈里斯沃兹和鲁斯福斯特;1944年,他正是参加主张非暴力运动的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开始从事政治运动。

甘地按照当地风俗,13岁就结婚了,但在19岁时前往英国伦敦留学,并回国成为一名律师,不久就获得到南非的一次机会,途中观察到在南非的印度人备受歧视和虐待,只有极少数人拥有选举权,在一次旅行中他先后两次因为坚持坐在白人座位上而被从一辆火车和一辆邮车上扔下来,这件事激发他的斗志,成立了一个组织,领导印度人民为争取平等权利而斗争,由此改变了他一生的轨迹。

路德15岁时因聪颖好学以优异成绩进入摩尔豪斯学院攻读社会学,在结束亚特兰大莫尔浩司学院的学业后,获得文学学士学位,接着又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克劳泽神学院和波士顿大学分别获神学学士和博士学位,在学习中他加深了对神学的认识并探究圣雄甘地在社会改革方面的非暴力策略;婚后,他成为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的德克斯特大街浸信会的一名牧师,并在1955年在当地发起领导了公共汽车抵制运动,促成了种族隔离制度在该州被废除,由此走上争取黑人民权的道路。

时势因素。

所谓时势造英雄,每个国家在特定时代都有自己标志性的特色,而它正是人民的核心诉求。

甘地所处的时代,印度人的政治和社会地位低下,遭受不公平不平等的待遇,历史赋予了那个时代的人们以结束这种格局,开创新时代的使命,而甘地因缘际会承担起了历史的重责大任,从而成就了一番宏伟事业。

南非一度是世界上种族制度最多的国家,种族歧视和隔离制度人为地制造了人间苦难,反种族歧视、种族隔离制度、争取黑人的民主自由权利并最终促进社会和解,成为南非一代人的追求,曼德拉正是听从了历史的召唤,领导人民达成了他们的心愿。

黑人是美国进步史上被忽视的一个群体,进入二十世纪以后,黑人仍然遭到历史的宿命的困扰,在民权运动风起云涌的时代最强音下,为黑人争取更多更全面的民主自由权利,历史性地落在了以路德为代表的黑人领袖身上,而他的被刺身亡,更加深了他的英雄色彩。

环境因素。

这一因素将会解释,在南非,在印度,在美国,三个完全不同地域上,都成长起了自己的精神领袖和政治英雄,而在某些民权阙如、呼声甚高的国家为何却难以产生同样的人物?

无独有偶的是,这三个地域,都曾是英帝国的殖民地,都有着从帝国带来的自由传统和法治精神以及宗教宽容,所以政治上的另类,思想领域的异质,社会运动中的良性反抗(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都能够得到极大的包容。这样的国家和社会,就有自我疗治顽疾的可能性。

甘地、曼德拉和路德领导的运动,都具有强烈的以民权为核心纲领、以非暴力不合作为主要途径的特征,他们都受到所在区域的国家政治和法律制度的保护,在一定的时代条件促发下,就可能使某项运动无限接近极限地发展,最终止于暴力。

在没有英帝国这种传统的国家,民权运动往往就会演变成暴力夺权。在利比亚、突尼斯、埃及,我们都看到这样的情形。而像泰国这样引进了欧陆自由制度的国家,也会令各种社会运动服膺于宪政框架下和平进行。

而在朝鲜,你就很难有看到民权英雄出现的机会。因为他们的人身都被各种法律制度限制和秘密警察监控,稍有异质思想、还没组织起像样的集会,就会被扼杀在“萌芽”状态,直到被彻底消灭。因此它的监狱总是人满为患,就因为思想犯、政治犯充斥其中。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