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梁思成对北京的预言一一兑现  

2013-03-30 20:14: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衔橄榄枝的飞鸽《梁思成对北京的预言一一兑现》

读后感:梁林夫妇堪称古都保护神!保护古都的殉道者!古都被毁是古都人的耻辱!清明就要到了,有良知的古都人,请到梁林夫妇墓前献上一束怀念的花束!在不远的将来为他们夫妇建一座小小的塑像,和遍布华夏大地的自由女神交相辉映!如能是,天堂里的梁林夫妇也会得到一丝迟到的欣慰!

闲说“北京城的变迁”

颜丹

前几日碰到了一位刚从北京旅游回来的外国朋友,从他那儿听到的一则见闻让我感慨良多。他说在北京旅游的时候,一日去雍和宫附近的方家胡同吃饭。晚上6点左右,他坐地铁从北新桥站出来,只见十字路口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行人,到处霓虹闪烁,竟一时迷失了方向,不知该往哪儿走。他看到附近的大树下站着一位中年男人,于是走上前去问路。中年男人一口京腔,却颇有些无奈的说:“说真的,我打小儿在这儿生活,几十年了,真不知道这儿哪还有胡同!”面对这样的回答,这位外国朋友有些愕然,不知怎么办才好。当得知外国朋友要去方家胡同时,那位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惨然一笑,回答说:“有些胡同的名字还有,胡同早没了!”

 

后来,尽管朋友找到了方家胡同,也拍了数张胡同的照片带回国,然而那些照片上早已没有老北京胡同的味道。除了几处院子门口不同的古老院门和一间改成小学的王府大院,胡同里再也没有历史的遗迹和老北京人曾经如此眷恋的生活气息。胡同里,四合院的院墙早已被重新修筑,贴上了貌似复古却焕然一新的灰砖,房顶上也换上了水泥浇筑的青瓦。在京城的这个繁华闹市中,如此矫揉造作,不伦不类的独特装饰竟显得这般突兀,不合时宜。

 

回想那个中年男人的回答,不免有些伤感。承载着古老文明的北京城也许在多年前的强拆声中早已销声匿迹,如今留下的不过是变了味的建筑模型而已。

 

根据史料记载,“胡同”一词最早出现在元朝。那时的蒙古族称其为“水井”,在他们心中,胡同好比赖以生存的水源,连结着家家户户的和谐和关照,表达着邻里乡亲的情谊和热忱。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生活在水井边,流连于胡同的每一处或精致或质朴的院落前。这样的生活让人们不再憧憬山林隐居的静谧,不再向往世外桃源的唯美,因为胡同的院落里本就是一片宁静祥和。

 

如此回味无穷且令人神往的生活如一束幽静的丁香花,在京城这片厚重的土地上绽放了上千年。无论是来自蒙古高原的草原英雄,还是引领着不同文化的少数民族领袖,亦或是华夏汉民族的后裔,都在精心的呵护和装点着与城市相互依存的古老街巷与错落有序的民居住宅。

 

直到1949年,伴随着中国走进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那份充满着美好记忆,割舍不断的情怀就这样被无情的掩埋了。为了让政府的办公区域跻身于北京城的中心地带,为了满足自己喜新厌旧的畸形心态和独裁专断的政治权欲,当时的中共首脑不顾建筑家梁思成和陈占祥的中肯之见,居然效仿苏联的莫斯科城,拆除所有古老城墙和历史建筑,使整个北京城伤痕累累,面目全非。如今崇文门附近的明代城墙,其断壁残垣让我们痛心疾首,50年代初的2000多条胡同,其今日零落凋敝、屈指可数的现状让我们抱憾不已。因为当时的《梁陈方案》最终还是无力挽救被私欲和偏执摧毁的历尽风雨沧桑的古城。

 

然而,更充满讽刺和悲情色彩的是,尽管在民国二十六年,北平古城沦陷于日本军方的控制中,好战贪婪、侵略成性的日本军方却没有以摧枯拉朽之势铲平北平古城,而是把它作为文化观光区呵护有加的保存了下来。同时在西郊,也就是今天的五棵松一带建立新的生活区,与古老的北京内城遥遥相望。且不论日本人的侵华行为是怎样的有悖天道,只是此举无论出于什么心态,都让我们看到了珍惜古老文明如同无价至宝的惜城之心。至少在这一点上,日本人有力的驳斥了被人说成是“野蛮民族”的论断。

 

现在,中共当局好象突然发现了古老文明的潜在价值,于是,故宫、颐和园被贴上“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签,终日疲惫的迎接着八方来客,昔日的王者风范和天子威德变成了为了敛财不惜笑脸相迎的俗物;于是,胡同和四合院的外墙被粉刷一新,终于完成了中共统治者“改造、换新”的夙愿,只是除了“新”,再也没有历史的足迹、难舍的牵挂和静谧安详的幸福。

~~~~~~~~~~~~~~~~~~~~~~~~~~~~~~

梁思成对北京的预言一一兑现

作者: 砍柴书生

梁思成对北京的预言一一兑现 - 衔橄榄枝的飞鸽 - 衔橄榄枝的飞鸽的博客
 老北京

 

台湾作家龙应台曾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访问北京后颇为惆怅:“新建筑给我的整体印象是毫无个性、特色和美感,把古城温馨、传统的氛围破坏了,使老北京荡然无存。这些古迹属于整个中华民族,也属于我。我有一种被剥夺的感觉。好像趁我不在的时候,有人把它毁掉了。”而毁掉这一切的正是憎恶中国文化的中共。

 

在国共内战后期,驻守北平的国民党将领傅作义在身为中共间谍的女儿的渗透下,也在出于保护北平文物古蹟的考虑下,放弃了抵抗,向中共“投诚”。古老的北京城被保护了下来。

 

然而,没有遭到枪弹破坏的北京老城却在和平时期彻底消失了。当年的北京市委书记彭真曾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对著名建筑学家、北京市副市长梁思成说:“毛主席说,将来从这里望过去,要看到处处都是烟囱!”梁思成大吃一惊,他表示,北京是古代文化建筑集中的城市,不应该发展工业。最好像华盛顿那样,成为政治文化中心。

 

19502月,梁思成建议完整保留老北京城。新的政府行政区,放在北京西郊月坛和公主坟之间建设。这样的规划布局,使古与今交相辉映,并为城市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新方案立刻被否定,毛泽东最后拍板说:北京拆牌楼,城门打洞也哭鼻子,这是政治问题!为了拆除古建筑而哭泣的梁思成遂遭到了批判。

 

而同样反对拆除老北京建筑的梁思成的夫人林徽因则直接闯到彭真的办公室,跟其争辩起来。不懂建筑也不懂美学的彭真只好抬出毛泽东:这是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说城墙是封建象征,是皇帝挡农民的。今天党与人民心连心,不需要墙。林徽音只好退一步说,可以把它改建成环城公园,在城墙上栽花、种葡萄籐,再放上长椅,在各处修登城墙梯道,在交通要道开口通车,这样,北京市民皆可在此休息娱乐,又可淡化“封建象征”。但林徽因的建议也没有被采纳。

 

此后,为保存牌楼,痴心不改的梁思成再次给周恩来写信,并以帝王庙前景德街牌楼为例,详细描述了每逢夕阳西下,西山的峰峦透过牌楼和阜成门城楼所融汇而成的绝妙好景。然而,对于他的回答依旧是“拆”。梁思成的一系列保护古迹的努力也为其在文革时期受到迫害埋下了伏笔。

 

在微弱的反对声中,大规模拆除北京老城墙和老建筑的运动开始了。北京原本有三重城墙:中央是宫城(紫禁城),第二层是皇城,第三层是京城——分为内城、外城(即南城)。里应外合的三道城墙,如今只剩下了孤零零的紫禁城。最外层的京城就是在1949年后消失的。

 

1953年,左安门被毁;1954年,庆寿寺双塔被毁;1956年,中华门被毁;1957年,永定门、广渠门、广安门、朝阳门被毁;1958年,右安门被毁;1965年至1969年,东直门、宣武门、崇文门、安定门、阜成门、西直门、元城墙被毁。东单和西单的牌楼也消失了踪迹。迄今惟有正阳门、德胜门、钟楼得以部份保存。北京老城变得面目皆非后,梁思成夫妇的泪流得更多了。

 

老城墙和牌楼被毁后,一幢幢新楼在北京老城内拔地而起。梁思成再次提出新建高楼,必须加盖中国式“大屋顶”,他希望通过实现“中国建筑的轮廓”,来保全老城的面貌。可是,1955年的一场“大讨伐”让梁思成病倒了,而与之相伴36年的知音林徽因也在这一年抑郁而终。

 

梁思成曾在1957年写了篇文章,他说拆了北京的城墙,拆了北京的城楼,就像挖他的肉,削他的皮,他说对古建筑物这样的一种粗暴无情,让他无比的痛苦。但是此时的梁思成已无能为力,他所能做的,只有在每一个牌楼被拆时,赶到现场,看它最后一眼。

 

可惜,拆除老城墙和牌楼并没有让中共彻底止步。上个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后,北京加剧了对老城区的改造。最为明显的是胡同的消失。据文献记载,北京的胡同在清代发展到1800多条,民国时有1900多条。建政初期初统计有2550多条。19981月,地图出版社曾调查出,北京城里胡同还有990 条。而到了世纪之交,平均每两天就差不多有一条胡同在城市改造的过程中消失。

 

据说一位“老外”也曾毫不客气地发表过一番“酷评”:“由于外国的侵略,如今圆明园一片废墟。但是古老的北京城连同它的城墙、宫殿、寺庙、公园这些文明的象征横遭破坏,则要由中国人自己负责了。现在的北京,与其说是一座城市,毋宁说是街道、建筑物和空地的堆砌……沿马路走上几个小时,竟然看不到一座前两个世纪留下的古建筑物,更不用说具有引人注目的建筑风格了。”

 

1972年,文革中受到批判的梁思成于贫病之中撒手人寰。他在生命弥留之际,总在重复这样的话:世界上很多城市都长大了,我们不应该走别人走错的路,早晚有一天你们会看到北京的交通、工业污染、人口等等,会有很大的问题。

 

梁思成的预言在今天的北京彰显无遗,北京的“堵”已成为了不治之症。而曾经将老北京城彻底破坏的中共政府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罪孽,开始打算重修某些老建筑,如地安门;但致力于保护北京文化遗产的人士却表示:阻止新的毁坏比起重建项目来得更为重要。但它们能明白这个道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