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刘文典为何看不起鲁迅  

2013-05-11 18:1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魏得胜《刘文典为何看不起鲁迅》
 

民国时期的大学校长,有名的很多,如蔡元培、梅贻琦、胡适等等,但没有一个有刘文典那样的个性与经历。每每说起刘文典傲视权贵的那些事,人们便满怀敬仰。但我们说,这只是刘文典的一个面,他的另一面却不为人们所关注,即低眉顺眼于世俗社会。我们又该怎样看待他的这一面呢?从敬仰到鄙视?不不不,我从人性的角度可怜他,可怜他这个名败世俗社会的老人。

说刘文典,我们自然要从他傲视权贵社会的那些事说起。1928年,刘文典任安徽大学校长时,因当时的学潮事件触怒了蒋介石,教育部示下刘文典,请他到首都南京去一趟。刘文典对公函里的“责令、责成、纵容学生闹事”等字眼,颇为反感。他去南京之前,就大发牢骚,说“我刘叔雅并非贩夫走卒,即使是高官,也不应对我呼之而来,挥手而去!我师承章太炎、刘师培、陈独秀,早年又参加过同盟会,任过孙中山先生的秘书,声讨过袁世凯,革命方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蒋介石不过一介武夫,何以对我一校之长指手划脚!” 

因为是带着一肚子气去的,刘文典谒见蒋介石时,神情上愈加眼中无物。谁成想,蒋介石的肝火,远胜于刘文典,他一见刘文典进来,起码的礼节都没有了,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且一脸怒容,开口即装腔:“你就是刘文典么?”刘文典也不是白给的,更何况是火上浇油呢?他也是脱口而出:“刘某,字叔雅,文典只是父母长辈叫的,他人没有资格这么呼之。”

这就叫针尖对麦芒。那蒋介石是何其人也?在你刘文典眼里,蒋介石是一介武夫,可人家实际是一国领袖,元首面前,岂能由你一介书生撒野?蒋介石气得难顾领袖尺寸,亦如凡俗,吹胡子瞪眼睛,捋袖子拍桌子,当即破口大骂:“无耻文人!你怂恿赤色分子闹事,该当何罪?”嘿,蒋介石真配合呀,刘文典眼里的蒋介石,不正是这幅尊容(一介武夫)吗?可那刘文典,堂堂一大学校长,也是斯文扫地,他一边应声反驳,一边躬身触蒋,全然一幅拼老命的架势,幸被侍卫及时挡住。蒋介石见状,更是怒不可遏:“疯子!疯子!押下去!”这位“宁以义死,不苟幸生”的耿介之士,就这样走进了牢房。刘文典是幸运的,他有蔡元培、胡适等人的极力开脱,又有安徽大学师生做强大的社会舆论,蒋介石最终不得不释放了刘文典。

其实,早在此事发生之前,刘文典就已经深深得罪过蒋介石了,蒋一直在找机会修理他。就在蒋介石掌握大权不久,蒋想提高自己的声望,曾多次表示要到安徽大学去视察,结果刘文典就是不买老蒋的帐,拒绝其到校训话。后来,蒋介石虽如愿以偿,可刘文典硬是不给老蒋面子,在蒋视察时,校园处处冷冷清清,就更别说老蒋所希望的“欢迎如仪”那种隆重而热烈的场面了。刘文典的观点是:“大学不是衙门。”也正是刘文典傲视权贵的精神,他也才在中国的教育史上,得以留下浓重的一笔。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耿介之士,在解放初期,却献媚于世俗社会,实在是出人意料。那是思想大改造的日子,有人纠举刘文典的历史问题,其中之一是这样一件陈年往事:刘文典在西南联合大学上课时,谈及鲁迅,曾经伸出小拇指喻之。有人认为,这是刘文典对鲁迅的轻蔑。揭发者当面责问刘文典,当年你为什么侮辱鲁迅。先不说刘文典怎么回答,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问题吗?蒋介石身为国家元首,尚且不在刘文典眼里,他喻同班同学的鲁迅为小拇指,又算多大的事?就是力加批评,也纯属正常,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再者说,刘文典在民国时期,看不起鲁迅,也是事出有因的。面对强权社会,面对搞一党独裁专制的蒋介石,刘文典把生死置之度外。鲁迅呢?面对同样的环境,他选择的不正是“韧的战斗”以及东躲西逃吗?

从人性的角度讲,面对强权,面对恶政,刘文典的选择,是值得尊重的;鲁迅的选择,同样值得尊重。这就像戊戌变法失败的时候,谭嗣同选择留下待戮,康有为选择跑掉求生一样,每个人的选择是他自己的选择,只要不危害社会和他人,任何选择,都是我们所应当尊重的。尊重不同的选择,就是尊重生命个体。人的尊严,来自于我们对个体思想及无害行为的尊重。刘文典直面人生,自有他直面的道理;鲁迅柔面人生,也自有他柔面的道理。自然世界,本该就多元,所谓千人千面是也。鲁迅一生坚持与追求的,就是言论自由。想来,刘文典对他持有异见,当在言论自由的范畴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也就不存侮辱的问题。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面对追问,刘文典是怎么做的呢?他做了一个艰难的选择——说谎。他回答说:“用小指比鲁迅确有此事,那是尊敬他的表示,中国人常以大拇指比老大,小指比老么(在家族之外,中国人恰恰最忌讳这样的隐喻。谁都知道,以此喻人,确有侮辱之意-魏得胜评注),那是表示年龄的,自古英雄出少年,鲁迅在我们同窗中最年轻有为,我敬佩他是当代才子。你误解我了。”实际的情况是,刘文典比鲁迅还年轻两岁。可见刘文典的解释,难以自圆其说。反过来说,那就是他在撒谎。刘文典的这个选择,我们要不要尊重呢?自然需要尊重。因为他有说谎的权利,尤其在思想改造那样的大环境下,他更有这个权利——这个权利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护他的身心安全。而这,也正是绝大多数中国人在那个特殊时期,保护自己的一个通用方法。

问题是,刘文典是谁呀?他是连蒋介石都不怕的人,难道新共和、新社会里,还有比蒋介石更可怕的人?谁信啊?我们听听他多次宣称的“肺腑之言”吧:“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我再生了、新生了。”朋友们祝贺他“旧貌换新颜”,他则说:“我热爱社会主义,是早有思想基础的,我早年参加同盟会,跟随过孙中山,坚决拥护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扶助工农政策,那时已扎下了拥护共产主义的根,今天实现了我的夙愿。”因为刘文典回头快,奉承世俗社会得当,在思想改造极度难以过关的非常时期,他居然顺利过关了。

这判若两人的刘文典;这唯唯诺诺恭维世俗社会(蒋介石所代表的则是权贵社会)的刘文典;这咒骂“反动统治的旧社会”让他“走投无路”的刘文典;这称赞新社会“蒸蒸日上”并让他“心情舒畅”的刘文典,让我们大跌眼镜,也让我们看不清,今昔何年。也因此让我由衷的哀叹,世间已无刘文典。

世间已无刘文典,已无傲视权贵的那个刘文典——他的老师章太炎,称他为祢衡,并赠诗以赞:“养生未羡嵇中散,疾恶真推祢正平。”

世间已无刘文典,已无口若悬河的那个刘文典——他曾说:“在中国真正懂得《庄子》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庄周,还有一个就是刘文典。”

世间已无刘文典,已无个性鲜明的那个刘文典——抗战时期,西南联合大学跑警报,他看到沈从文也在跑,便说:“我刘某人是替庄子跑警报,你替谁跑啊?”

我惟愿记住的,是世间已无的那个刘文典!那固然不是一个完美的刘文典,但那却是刘文典——原本的刘文典。

 

  评论这张
 
阅读(11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