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唐代一宗投毒案  

2013-05-18 16:3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许石林《唐代一宗投毒案》
读后感:这不是聂海芬审案吗?

唐代一宗投毒案

 

【《南都周刊》命题】

 

○许石林

 

唐德宗时,刑部侍郎杜亚出任扬州知府。

扬州历来是个富裕的地方,有一家富户,老财主死了,留下儿子和老财主的继室。富裕人家子弟多骄横,老财主在的时候,其子即小财主还能有所忌惮,老财主死了,骄横就无人管束。老财主的遗孀,就是小财主的继母,对小财主一点没办法。老太太其实不愿意多管闲事,只不过混口饭吃。

继母生日的时候,小财主跟他媳妇在花园大树下摆了酒席,给继母祝寿。俗话说受宠若惊,老太太这回是“受惊若宠”了,心想这孩子这回怎么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常小两口对我夹一眼抿一眼的,今天怎么也知道给我祝寿了?把我真的当继母当长辈了?小财主恭敬地端过一杯酒敬给继母,继母接过来,有点感动地喝了。老太太回身吩咐:斟酒!旁边,小财主的媳妇斟了一杯酒,双手捧给继母,继母说:儿子,你父亲死后,这还是咱们第一次这么高兴地喝酒,来为娘也敬你一杯!你今后要担负起兴家旺族的重任了。小财主接过酒,突然脸色一变,把酒泼在地上,地上立刻起了一些泡泡(“地坟”),这不是毒酒吗?小财主立刻变脸,打骂继母要毒死他。老太太一见就快昏过去了,大哭:苍天啊!大地啊!我怎么受得了这种歹毒的诬蔑呀!(“天鉴在上,何当厚诬!”)

双方争论起来。告状告到扬州府。财主是扬州著名的大户,相当于今天的民营上市公司老总家。因此案件很快就受到各方面的关注和热议。案件先由知府下面的官员类似扬州警方审问,还成立了专案组。可是,越审越没法结案,双方各执一词。争论的焦点最后集中到一点:谁说是毒酒?小财主说我看见了。继母说:我没有。证据呢?那时候没法保留证据,毒酒泼在地上,泥土起泡,可是,案件拖到这会儿,当地都下了几场雨了。花园里一点痕迹没有了。有司就准备这样结案:感谢社会各界对“毒酒案”关注。警方对这起案件未能侦破深感遗憾。工作中,专案组始终坚持依法公正办案,未受到任何干扰。因从案发时间到有司接报案件,时间已近半年,相关场所没有监控设施,犯罪痕迹物证已经灭失,尽管办案人员尽最大努力,采取了当时能够使用的各种刑事侦查措施,仍未获取认定犯罪嫌疑人的直接证据。”就是打算不了了之。反正人没死,舆论关注归关注,过一阵儿就不关注了嘛。,一定会有新的事件吸引舆论的关注。唐代一宗投毒案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舆论汹汹,刑部侍郎出身的知府杜亚过问此案,他要亲自审问。先将此前参与侦审此案的所有人召集到一起开会,杜问:现在这个案子的问题纠结在何处?答:找不到证据。杜亚:有没有“听五词”?答:小的们不知道什么是“听五词”,请大人教导。杜亚:我朝法典规定:“凡察狱之官,先备五听。”侦审固然以证据最确凿有力,然凡人犯案,没有脱离人情物理的。只要依情审问,也还是能找到一些线索和门路,对审案是有帮助的。听五词就是凭五听断案:是非曲直一问一答,察其五官表现。《周礼》云:“一曰辞听,谓观其出言,不直则烦。意思是听他说话,不合事实,就很反常,不是啰嗦支吾,就是亢奋滔滔以掩其慌张;二曰色听,谓观其颜色,不直则赧然。意思是注意看脸色,不合事实,必定脸红,脸色多变,变换表情以掩盖慌张;三曰气听,谓观其气息,不直则喘。注意听他的呼吸,不合事实,必定喘气不匀称,不镇定不沉着;四曰耳听,谓观其听聆,不直则惑。注意观察他的听觉,不合事实,必定反应迟钝,或反应过分敏捷,或困惑,看上去像耳背一样,总之不正常;五曰目听,谓观其眸视,不直则毛。看他的眼神和眼色,不合事实的,必定眼睛看上去不明亮,像蒙上一层雾一样。”

杜知府强调:我们办案,不能说没有证据就不办了,这是司法者的耻辱!咱们吃的都是民脂民膏,给老百姓一句:没有证据了,办不了。会遭报应的。我们办案,不仅仅是为了抓住犯罪的人,更重要的是维护世间的是非清白。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我们审理案件,目的是息讼平怨,而受害者的怨愤岂是抓住害人者并依法惩处就可以息之灭之的?主要还是息世人内心之讼,世道人心对是非判断有愤而不平之感,把案件处理公正,给世道人心一个妥帖的交代,才是真正的息讼。如果单单是把人的嘴堵上,那很容易,但是人心堵不上啊!人心有诉讼,最可怕。如果案件都因为找不到证据,不办了。那么冤案就得不到申雪,就会郁结在天地之间,久而久之,冤案多了,感天动地,鬼神不容,就会降下灾祸。有天灾的时候,舆论若批评人祸所致,到时候别说跟你们各位都没关系。

杜亚讲话结束,就提审毒酒案涉案母子。杜亚劈头问小财主:你说的毒酒是你继母亲自端给你的?小财主:是啊!杜:那酒是谁斟的?快说!小财主猛被一吓,忙说:我媳妇。杜一拍桌子大喝:嘟!“尔妇执爵,毒因妇起,岂可诬母?”——你媳妇斟酒,毒是从你媳妇那儿来的,怎么能诬蔑你继母?你拿这么弱智的问题为难官府,你欺负官府都是弱智啊!来呀!把这小两口分开拘押审问!

审问的结果,果然是杜亚判断的:小财主夫妻想毒杀继母独霸财产。

 

                                                2013513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