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hj849的博客

陋室寒舍 斯文人家 _____波拉夫人的情人的家

 
 
 

日志

 
 
关于我

即将退休,人生开始一个新的阶段。应该到做总结的时候了。虽然身体还行吧,说不定那天就“米了”(柳州俚语即“死了”)。因此,在余下的时光,再赶回新潮,写写博,心得体会,经验教训和人生感悟,都是可以写的。想想也是一件乐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大陆言论十年鉴  

2013-09-22 13:24: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钞太平《大陆言论十年鉴》

 

大陆十年的言论史,是报业言论向网路言论迁徙的历史,也是专业论者向大众言说过渡的历史。这十年,原本发迹于世纪之初的报章言论平台式微,随之而来的,是一代专业作者的流散与转轨。言论十年的镜鉴,可用一句话来形容:从言论报国终止于报国无门。

 

零三、零四年,李文凯从南周国际版编辑转至南都,负责言论,最先开始对报纸言论板块的改造。他不仅担任总主笔,而且重新设计了整个报纸的言论构成,分设社论、个论版面。同时,诚意搜罗言论作者,既有活跃于网路的写手,也不乏研究之高才。

 

南都的言论改革,创制了大陆市场化报纸的言论样式。在南都一纸风行的时候,评论版的模式被模仿,一时间成为国内都市类报纸的标配。言论版的开创与汇聚作用,最重要是凝聚了一大批言论作者,使得这些人从BBS写作转向言论的职业写作。

 

这一时期的报纸言论,其执笔者与主持人大多是六七十年代生人,经历过八十年代思想争鸣的时光影射,读书的生涯中自然亲近启蒙思想。在职业生涯中,一旦得手,会将这些熏陶与习得反映到工作中。从精神气质上来说,也是对八零年代的致敬与传承。

 

报纸言论在03-08年迎来最好的荣光。这一阶段,评论版遍地开花,主要的言论作者也在文本上形成风格,并且在声誉及观点上趋于稳定。更主要的是,社会对批判型言论的需求旺盛,大众和报纸站在一起。社会与政府的泾渭分明,爱恨情仇,皆在文字当中。

 

这一时期,可以看到言论报国的主要基调是:经济自由化、政治民主化、社会多元化。在论说的操作层面,有专注于宏观,也有专注于技术,有报纸面对全国发言,也有报纸兼及在地言论。政府与官员成为针砭时弊的对象,主要的立论是挑刺与批评。

 

在某种不确切的阴谋论式的比附里,有人将南都评论总结为“两反”:反对政府、反对官员。这种总结相当简陋,但对于快速地形成言论报国的印象也有成效。然而,到了零八年之后,这一总结不再有效,逐渐丧失概括功能,不再具有准确描述的价值。

 

从言论层面来看,这主要是因为启蒙言论的重复性使然,降低了报纸言论的吸引力。从执笔者而言,最初的言论作者小有功名,要么心生厌倦,要么另起炉灶,新旧作者的更替不如人意。最主要的,还是社会心理的剧变,人们对言论报国产生了怀疑。

 

在这一时期,社交媒体终于进化到移动终端,阅读习惯深切扭转,长篇巨制为简要轻博排斥,言论信息作为传统报业的副产品,逃不掉转型的艰难命运。尤其是,读者与报纸媒体、主笔与用户之间的关系改弦更张。这让言论在面对政府时,受到的待见不复当年。

 

零八年到一二年,受到启蒙话语反复鼓吹的大众,也经受了难熬的日月。切肤之痛,难有理想之变。这让人们对言论的效用产生了不满足,进而冷落之。同时,在如何改变上,言论总有尺度之短,而无法深入现场。言论的行动感走到了尽头,再也不能强作掩饰。

 

报纸言论无法提供方法论,甚至连激烈程度也远远逊色于社媒。这时候,一个大转变是,都市类报纸的言论整体衰落,作为一个整体降服于时势。而在另一个报纸的阵营里,党媒言论扶笔前驱,甘做马前卒,与社媒舆论冲锋对垒,以夕阳之力做困兽之斗。

 

一三年所发生的这些,对“意识形态高地”的捍卫,可以有各种解读的角度。假若放在言论变迁的线索上看,也颇多看点。其中有一条,是它在网路上复活了沉没已久的“两反”式立论法。报业里被精心打压下去的言论倾向,被同一批打压者在网路上唤醒了。

 

因为社交媒体的特性,言论变迁到此一阶段,压服的编辑记者不再是主角,反而是律师、社会活动人士、各类抗议者占据要津。言论冲突的起因不再仅仅因为忠言逆耳,弹压的逻辑是出于一种防范,要遏制言论背后的运动能力。是要以制造恐惧来消弭恐惧。

 

劳教本来是言论预防的传统配置之一,当它要被取消后,从一系列操作看,入罪化取而代之。应因于言论的历史性迁移,建基在体制内的惩罚手段不敷使用,入罪扩大化是必然选择。考虑到话语权是政权建构的关键之一,确保它不停转,工具选项上不会设限。

 

暂且不去预估这一新手段的有效与否。仅从十年的历程看,这一轮言路政争的最大变化是让言说与控制超出了媒体的界别,令两者的交错与角力进入到更广阔的社会领域,卷入更多不确定的人。这是比“意识形态”更广泛的范围,是所谓“两反论”在政治、社会及思想层面上的全盘操演。

 

如果只是将其命名为“意识形态斗争”,除非是将意识形态生活化,否则是很难概括当前这一言论局面的。其实,将意识形态与言论新局面挂钩,这一比附早已超出了料想,既不准确,也不符合事实。如果依据这个判断来行事,误判的结果会是什么呢?

 

“意识形态”这一词语的惊蛰,以及它成为言论暴力的生产机制,放在现今的言论环境里,其逻辑是没有人负责的。社交媒体的“媒体”名义,误导了曾经在压服报纸言论里获得战功的人等,但其间境界岂非云壤之别?言论十年,风云流转,我最看重的是“更多的人”。

 

搁在大历史的视野里,俯视这言论十年,将来我们定会心生怀念。这十年就像是夹在前后势力空隙里的十年,是在喘息之间创造的十年繁华与十年唏嘘。这十年或往者年华虚掷,或令来者稍有镜鉴。侧身其中,看言论报国无门,看历史关隘处的狭路相逢,不胜感叹。(完)

 

2013921日星期六 1845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